激情四射网站

你的位置:激情四射网站 > 动漫小说 >
《狐婚》婚夫婚礼当晚却逃婚!她一怒之下嫁给了双腿残疾的狐狸
发布日期:2022-09-19 07:50    点击次数:54

嗨!可爱的读者朋友们,大家好吗~这段时间很多书迷反应陷入了书荒时候了吧,觉得没什么小说可读,而作为老书迷的小编对此也十分深同感受。所以小编今天给大家精心准备了几部非常好看的小说,希望让书迷朋友们看的过瘾!如果看得过瘾记得点收藏,点赞加关注,也不怕以后再书荒了!

#小说推荐#小编今天给大家推荐:

第一本:《狐婚》作者:七尾狐

短书评:婚夫婚礼当晚却逃婚!她一怒之下嫁给了双腿残疾的‘狐狸’,哪里会知道新婚当晚,狐狸当晚居然站起来了,她吓得面色苍白:“你到底是人还是妖?”英俊的男人戏谑的捏住她下巴:“是人是妖,体验下不就知道了。”

内容赏析:胡安西一愣,他脸上全是挣扎与痛苦,他红着眼看我:“不要,不要……”我没有理会胡安西,我闭上了眼,我不想再看见他,他现在这个样子,是给谁看呢?胡安西深沉压抑的声音继续传来,他说:“我说,放了她。”“我怎么可能放了你的小女友,她可是我的餐点,”那个怪物说着就张大嘴咬向我,“我可要好好品尝。”那股腥臭味理我越来越近,可笑的是,我居然升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我的内心甚至想着,死了好了,这样就不用痛苦了。在那股臭味将要靠近我的时候,我突然从半空中掉了下去,我感觉自己掉在了一个柔软的物体上。我睁开眼睛,我看见了一只巨大的狐狸,那只狐狸张着嘴咬住了那个怪物的脖子,而我,则在这只狐狸的背上。我有些愣,我看了看四周,我并没有看见胡安西的身影。难道,这个狐狸是胡安西吗?这就是胡安西的原身吗?我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句:“胡安西。”“恩”巨大的狐狸从喉咙里哼出一声。这只狐狸居然真的是胡安西,胡安西和那个怪物缠斗着,那个怪物冷冷的看着胡安西:“想不到,你居然是胡仙。”胡安西没有回答怪物的话,他的动作更加的凶狠了,他的一举一动都透着野兽的蛮横。那个怪物有些不敌胡安西,它躲过胡安西的攻击,逃进了森林里。我抓着胡安西身上的毛从胡安西身上下来,胡安西等我下来之后他就变成了原型,他目光直直的看着我:“曼曼,我……”我打断了胡安西的话,我说:“多谢你的相救。”胡安西的眼睛暗了暗,他低声喊道:“曼曼,不要这样……”“那我要怎么样?”我看着胡安西,“我还要像之前一样傻傻的喜欢你,然后又被你毫不留情的丢下吗?”“不是这样的……”胡安西的目光带着几分哀伤。我没有说话,我走到了陈甜甜的身后,我背对着胡安西,我现在不想和胡安西呆在一起。我伸手摸着身上胡安西的外套,我忍不住凑近的闻了闻,外套上面有着和胡安西身上一样的清香,很好闻。只不过,再怎么好闻,也不是我的,我伸手将解开扣子,我准备将外套脱下了。正当我在默默脱着外套的时候,一只黑色的带着邪气的箭冲森林深处射了出来,箭头直指陈甜甜。在千钧一发之际,胡安西整个人从远处扑了过来,他将陈甜甜扑到一旁,陈甜甜躲过了这只箭。站在陈甜甜后面正半脱了西装的我没有躲过这只箭,箭头深深的穿过我的肩膀,溅起一串血花,我伸手捂着肩膀,目光却看向胡安西:“胡安西,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点也不如她?”胡安西不敢置信的看着我,他的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他似是没有想到我就站在陈甜甜后面,他喃喃道:“你怎么会,怎么会…….”我自嘲的笑了笑:“我怎么会怎么?你看,一发生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陈甜甜。”胡安西摇了摇头,他冲到我身边,他一把抱起我:“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有什么不是的呢?事实不都摆在面前了吗?胡安西还否认什么呢?我被胡安西抱着冲上车,我伸出沾了血迹的手摸上他的脸,我说:“胡安西,爱你真的好累,我不要再爱你了……”“不准!我不准!你听到了没有?”胡安西低头朝我说道。不准?胡安西有什么理由说不准?他又没有很喜欢我,凭什么不准我不喜欢他?我想着想着,意识逐渐模糊了……等到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躺在医院的床上,爷爷在床边守着我,他见我醒了,他连忙站起来给我倒了杯水:“小曼,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口干不干?要不要喝水?”我虚弱的点了点头,爷爷小心的扶着我坐起来,我接过爷爷递过来的水,我小口小口的抿着水。喝完水,我的眼睛又控制不住的在房间里寻找那个身影,爷爷只是一眼就看破了我,他说:“你在找胡仙家的那个小子吗?我还没找他算账,他把你又弄伤了。”我低头不语,爷爷有些无奈的看了我一眼,他说:“这种男人,你怎么就偏偏喜欢了呢?他在外面守着,我没有让他进来,你要让他进来吗?”让胡安西进来?胡安西进来能做什么?不过,我的确要和胡安西谈一谈,我对爷爷说:“让他进来吧,我和他谈谈。”爷爷点点头,他走了出去。过了一会,胡安西进来了,他凑到我的床前,他的目光紧紧的看着我:“你怎么样了?又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我垂下双目,我淡淡的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有劳你费心了。我想说,我们之间,就算了吧。”胡安西愣了愣,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他说:“曼曼,能不能让我解释一下?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咬了咬唇,胡安西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呢?罢了,就让他说一说吧,我开口道:“你解释吧。”胡安西垂下双目,他低声的说:“我并不是一出现事故就想到去救陈甜甜,我最想到的人是你。而之所以先救陈甜甜,纯粹是因为她是普通人,她没有什么可以抵抗的手段。你记得下车之前我在车上让你穿的外套吗?那个外套使用特殊的材料制作的,是胡仙家的防御专家做的,这个外套有很强的防御能力,一般来说,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攻击,是破不开这件衣服的防御的。”所以胡安西在选择的时候才选择了陈甜甜吗?“后面的时候,我不知道你在陈甜甜后面,我也更不知道你脱了外套……”胡安西有些痛苦捂住了脸,他说,“对不起,曼曼,我没有保护好你……”其实,醒来的时候,我的气就已经消了一大半,现在听胡安西这么一解释,我的气就不知不觉的全消了。但是,我可能还是没有办法继续和胡安西呆在一起,陈甜甜的事情,对我的冲击还是太大了,我没有办法信任胡安西。我有些失神的看着胡安西,过了一会,我才开口道:“我原谅你了,我也不生气了,但是,我可能没办法和你继续在一起,我心里还有结。”胡安西听了我的话,他愣了愣,随即他又有些释然,他说:“你原谅我了就好,只要你不生气了就好。至于曼曼你心中的结,我会一点一点的解开的,这次,换我追你。”换胡安西追我?我有些懵,胡安西要追我?这是什么发展?胡安西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他轻笑道:“曼曼,好好养伤,我先回去一趟,等你伤好了,我再来找你。”伤好了之后,我打算去寻一寻西山有名的奇氓遗址,而胡安西又像当初一样死死的缠着我,甩也甩不掉。据《四海奇闻录》记载,古时,一黄鼠狼在山林中被人射伤,幸得一书生路过,施以援手,才存活下来。后来黄鼠狼修炼成精后,化名奇氓,去找了转世之后的书生,男子见奇氓生的娇俏美丽,花了很多心思追求她。奇氓本就喜爱这男子,便嫁了他为妻,辛苦经营生活。刚结婚时,书生很喜欢她,但日子久了,书生便喜欢上了其他女子。奇氓生性骄傲,不愿同其他人共侍一夫,便离开了人间。后来,奇氓修炼成仙,飞升时,留下来遗址。但是,历史上没有关于有人进入过奇氓遗址的记载。我长这么大以来,还没有在俗世中游玩过。趁这个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的领略一下祖国的大好河山,圆自己的旅游梦。我的始发地就是西山森林。唯一遗憾的就是甩不掉胡安西。我和胡安西来到了西山森林的中心,发现这里与外面到底是不一样的,难怪警方根本就找不到蛇妖的藏身之地。西山森林内部有瘴气,胡安西给了我一枚丹药,是除邪辟秽的,对于解决瘴气是小菜一碟。进入瘴气范围以内之后,胡安西就有在我前面带路,还要我跟紧他。我知道他要在我面前献殷勤,便没有拦着他。更何况,他的武功本来就比我好,有他在危险程度简直不要减了一个等级。穿过瘴气,里面如同人间仙境,各种昆虫在花朵上面翩翩起舞,树木成荫,百花争艳。还有一间巨大的屋子,住在这里的人定比神仙快活。我越过胡安西,向房子里面走去。房间里面装扮的古色古香,与外面的世界就是两个极端。

(点击全文免费阅读)

第二本:《战神留步:嚣张神医要强嫁》作者:熊猫紫瑞

短书评:本小姐有一个治不好的病,病名为你,无药可医,甘之如饴,独孤寒,你跑不掉的……” 她贵为侯府嫡女,爱上一方战神,嚣张跋扈,横行霸道,只为博他一眼,可惜,他不要她,欺辱打骂,断情绝爱,誓与她划清界

内容赏析:太医们穿着素色的统一制服,在桌案前面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看起来最年轻的都有三四十了,他们有的在写药方,有的在配药,还有人在研磨。沐卿音迈进这个门槛的时候,他们的视线齐刷刷的扔到了二人身上。也是,这里除了太医就是太监,她们两个女子,穿着淡粉色的衣裳站在这里,显得分外扎眼。“我是负责这里的院士,名为鼎正!”一个年愈五十,挂着山羊胡的太医,黑着脸,从成堆的书案里面抬起头来,冷冷的说道,“沐小姐先随丫鬟去安置行李吧!”我了个乖乖,院士?这可是当朝从二品大官阿!而自己原主的父亲也不过是二品大官,但那全都是经过战场血拼得来的,而这老头又何德何能成为了院士呢?恐怕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沐卿音心理很不爽,但也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然后跟着丫鬟去了安排好的房间。“小姐有所不知,太医院只有德高望重的学者才能进来。他们可是经历了层层选拔,才能服侍宫里的主子。”“这些大男人,向来以为女子无才便是德,自然是看不惯你一个女子这般。”房间里面的丫鬟一边给她铺着被子,一边解释道。房间里面只有她们三人,而且她瞧着沐卿音面善,便好心提醒。“更何况,小姐年纪轻轻便得到如此赏识,他们自然是嫉妒得很。”一旁的丫鬟低声说道。“哼,没肚量!”沐卿音间接的被人夸了,嘴上嫌弃着,心里却是高兴的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了。这次来宫里,怎么说都是要留一个多月的。收拾好了行装,沐卿音咬咬牙又去了太医院。“想必你就是沐小姐吧!我是负责御膳房的御医,名为王满!”一个三十岁上下的青年男子淡淡的说道,“丁院士事务繁忙,把你安排给我了!喏,那些药材全部磨碎,就是你今天的任务!”说着朝摆满药材的桌子一指。“传说沐小姐是在世神医,想必这点小事难不倒您吧!”话语中带着揶揄和讥讽,明显是在刁难自己,而沐卿音自然是听得出来,不过这事儿还难不倒自己。沐卿音冷着一张秀脸,淡淡的说道,“此事我接下了!”王满瞥了一眼沐卿音,在随从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留下了一句,公事在身,便转身离去了。贵圈真乱阿!有人的的方就有战争,这话果然没错,深吸了一口气,便走向了桌旁。看了一眼药材,突然眼前一亮,越看越是欣喜。给这些王孙贵族的药草,果然是上好的。她一边研磨,一边用目光扫视着药箱子上的名目,不禁心生感叹。这里的药草种类齐全,甚至是自己穿越过来的二十一世纪都是供不应求的药材,在柜子里面塞得满满当当。要是自己能回去,一定要从这里顺点宝贝。“你把这些决明子给捣碎,记得用另一个研钵。”那随从把一捧用宣纸包裹着的决明子扔在沐卿音前面的桌案上,正当他趾高气扬的要转身,却被身后的沐卿音冷笑着叫住了。“这些药材是你挑拣出来的吧?”沐卿音从桌子上拿起那捧决明子,玩味的端详着。太医院里的人虽然佯装着专心做自己的事情,目光却是忍不住的往她这边瞟。“是啊,这又怎么样?”这人不知道沐卿音要干嘛,语气愈发不爽,宫里的大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怎么就让这种家伙进太医院了。“我没想到太医院里竟然有人分不清决明子和田青,说出去可真是让人贻笑大方!”沐卿音双手环抱在胸前,并不避讳,且话语里锋芒毕露,说的面前的人脸色发青。“你胡说什么!”这太医叫嚷起来,旁边的几个人连忙过来制止。“皇宫禁的,岂敢喧哗。”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从门外走进来,他穿着素色的衣服,只不过头上顶着的纱帽和其他人有些许不同。如果沐卿音没有猜错的话,这人应该是太医院里面资历最老的,的位也是最高的。这要是在二十一世纪行医,早就退休了十几年了。太医院里面众人见了他纷纷行礼,只有沐卿音愣在原的。“姑娘好眼力。”这老者虽然行动缓慢,却准确的从一大捧决明子里面挑出了四五颗田青,看向那随从,冷笑道,“余元,你这家伙在太医院是怎么当职的,竟然这些都看不出来!”“这……”余元脸上冷汗直冒,一脸惶恐的说道,“小人一时眼拙,没有看出来,还望大人恕罪阿!”没想到此事会惊动老大人!个人事小,但是坏了主子的计划,恐怕是自己难辞其咎阿!“我不管你存着什么心思!你给这位姑娘道歉,此事还算罢了!不然……”老者话音未落,便听得“噗通”一声,跪倒在的,求饶道。“还请沐小姐大人有大量,放过小人一马!”其中的关键穆卿衣自然是能看得出来,看似教训余元,其实在保护他!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过老者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沐卿音也不好在纠缠什么。“算了,不是什么大事!我当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还不快谢过沐小姐!”老者瞥了一眼余元,后者连忙磕了几个头,便如蒙大赦般离开了。“姑娘既然是陛下钦点入宫的,自然有她的通明慧达之处,你们不可以偏见待人。”老者看向众人淡淡的说道。自从那日事情之后,太医院的人也愿意和自己说话了,有时候遇到不清楚的的方,都会来找沐卿音探讨。她总是能想出来一些独到的药方,显露奇效。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她心想自己也熟悉了一些,该动身去找娉婷郡主了。“不好了!不好了!太后突发急病!”一个侍卫从门外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大声呼喊把在太医院门口晒太阳的沐卿音吓了一跳。这下子静如死水的太医院像是炸了锅一样,太医们忙不迭的背起自己的药箱往太后寝殿里赶过去。太后突然咳嗽不止,竟然生生的吐出一黑血来!皇帝也在,面色阴沉的坐在太后床榻边沿,怒火中烧:“朕养了一群废物!”“陛下,太后低热盗汗,是心肺受损……”一个太医给太后把了脉,颤颤巍巍的说着。“前些时日太后胸痛咳嗽也并未……”一个声音在人群中弱弱响起。“若是保不住太后,你们就都去陪葬!”陛下怒不可遏,将手边的青花瓷瓶拍飞,炸裂在地上。“陛下,太后现在必须开膛手术!”沐卿音死死的攥着手,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着。治病救人是每个医生沉甸甸的责任,她分明有能力救治,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太后在自己面前死去。屋内一片哗然!众人惊诧的看向她。

(点击全文免费阅读)

第三本:《凰命娇妃:王爷撩妻套路深》作者:月颖酌

短书评:一朝穿越,她要从此逆天改命! 然而,就在她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有个人却突然强势闯入打乱了她所有的计划! 更是用一纸圣谕,定了她的终身! “王爷,我们很熟么?” “没事,多处处就熟了!”

内容赏析:然而,潘念安心中的疑虑到底还是没有机会说出口。从宫中回到庆阳王府已近黄昏,慕承稷将潘念安送回小院后就匆匆去了书房。“记住,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护如氏和启荣顺利度过三日后的金殿对质。若是完不成任务,你们也别回来见我了!”不同于在潘念安面前的冷静自持,也不同于今日在宫里的无所顾忌,投身书房的慕承稷此刻正神色肃穆地盯着窗外。两天前,他收到密报,说是天牢中的如氏和在发配边疆路上的启荣都不约而同地受到了刺杀。虽然不知道幕后主使到底打着什么算盘,但慕承稷多少能察觉到这事儿绝对是冲着潘念安而来。所以,当成贺帝召他们入宫的圣旨传来,他才毫不犹豫地应承了下来。为的就是能借一借他父皇的力,将事情一查到底!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潘念安不利的言论已然发展到这样的程度,竟让启墨这样为官数十载的老臣都差点儿失控得闹出大事儿。想起停马场发生的事情,慕承稷都觉得后背发凉。“霖零,这三日,不论念安有什么要求,不管她要去哪里,都千万一定要让人跟着!绝对不能让她一个人单独走出庆阳王府!本王就不信,还有人能在庆阳王府里对她不利!”骤然转身对上霖零,慕承稷的神色并没有因为安排好一切而有半分动容。对于书房里发生的这一切,潘念安自然并不知晓。对于她来说,此刻最重要的就是等到三日之后的金殿对质,于世人面前彻底揭穿如氏昔日伪善的真面目,这样才能还刘妈,也还曾经的那个潘念安一个公道。但金殿对峙在原著中并非没有。在原著中,潘念安被皇后以皇家准儿媳身份接入宫中之后,也曾向成贺帝和皇后提过此事。是以,成贺帝也如现在一般,许下了金殿对质的承诺。只是……想到这里,潘念安蓦地一下就从座椅上窜了起来,忙不迭地就朝着门外跑去。“娘娘,您要去哪里?”潘念安虽然还未正式过门,但因着圣旨已下,加上这段时日阖府上下也都看到了庆阳王对于这位准王妃的重视,是以都早早地以王妃之名称呼她。见她如此神色匆匆,都以为她发生了什么,瞬间一个个都神色紧张地盯着她。“王爷呢?还在书房吗?”猝不及防的一把狗粮让众人的神色忽明忽暗了半晌,就在潘念安以为问不到慕承稷的去向时,慕承稷却已然出现在了小院的门口。“怎么,听说这一会儿不见,安安就已经急不可耐地想要找我了?”慕承稷一如既往地上来就要调侃,却在对上潘念安肃穆的神色后骤然收住了下文。他淡淡地对着院中的众人挥了挥手,将人都摒退了下去,才关切地开口询问道:“怎么了?什么事情如此慌张?可是在担心金殿对峙?”体贴的询问,丝毫不差地点破了潘念安心中的想法,竟让她原本急促不安的情绪慢慢缓和了下来。她对着慕承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良久才缓缓开口道:“金殿对质,说得简单是当面对质,是将原先已经定论的事情由当事人重新复述一遍。可若是有一人突然改口,或是那个人根本就到不了金殿之上,那有些事情白的也变成了黑的。”潘念安不敢直接告诉慕承稷她能预料到金殿对质会发生什么,也不敢告诉他她其实并不是原来的那个潘念安,就只得用了这样隐晦的说法来提醒慕承稷。但她相信慕承稷一定能从她的话里想到些什么。然而……对于她的忧虑,慕承稷却只是简单地安抚了几句,并未多说什么。以至于潘念安在忐忐忑忑中度过了艰难的三天。直到金殿对质的当天早晨,当潘念安从慕承稷那里得到启荣顺利进宫的消息,她心里的忐忑才终于下去不少。但为防止事有突变,她还是央了慕承稷带她回潘府,将府里的刘妈等人一道接进了宫。“念安啊,今日在此你只管说出你想说的,有什么委屈朕都替你做主!”不同于坊间传闻的严词厉色,也不同于记忆中的君威赫赫,此刻端坐在高堂之上的成贺帝温柔得让人有些不大适应。面对他这样的转变,潘念安虽然心中略带腹诽。但到底局势于她有利,她倒也是从善如流地将一切过往都一一说了出来。原来早在如氏还只是潘府外室之时,她就已然开始为了潘家正室夫人的位置而开始算计。只是,潘念安生母的意外过世让如氏还没来得及将满心打算付诸行动,就让她顺利成为了潘夫人。所以很快,她又将矛头对准了潘府唯一被承认的嫡女潘念安。启荣就是她算计潘念安的最大砝码。因为潘念安自出生就被判言身负凰命,所以潘嵩对她格外重视,也寄予了很高的期待。如氏就是吃准了他的这种心态,一步步引导了启荣成为了她这一局中格外重要的一步。启荣本就对如氏的女儿潘念兮心有所属,一心想要获得未来岳母的充分认可,自然对如氏的各种要求都千依百顺。所以,当如氏提出让他向潘嵩正式求娶潘念安,好彻底安了她与人私定终身的罪名,为潘念兮在潘府能够获得更高的地位和更多的重视而作出重要一搏的时候,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只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半路会突然出现个慕承稷,中意潘念安到如此不顾的地步,以至于不仅他们的计划落空,也让他们自己身陷囫囵。

(点击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的推荐就到这里啦,大家有什么更好的小说可以给小编留言?在文章留言区评论,这样小编就能随时看到呢,小编十分期待您的留言~



Powered by 激情四射网站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